歡迎光臨中圖網 請 | 注冊
> >>
長江為何如此遠

長江為何如此遠

豆瓣8.4分,著名女性主義作家林白代表作,收錄中篇小說《北流往事》、《長江為何如此遠》、《西北偏北之二三》。

作者:林白
出版社:河南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2018-03-01
開本: 32開 頁數: 164頁
讀者評分:4.3分3條評論
本類榜單:小說銷量榜
中 圖 價:¥14.0(7.0折) 定價  ¥20.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本類五星書更多>

長江為何如此遠 版權信息

  • ISBN:9787555904960
  • 條形碼:9787555904960 ; 978-7-5559-0496-0
  • 裝幀:簡裝本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所屬分類:>>

長江為何如此遠 本書特色

  林白著《長江為何如此遠》為“百年中篇小說名家經典”叢書之一種。
  一、該叢書是首部由當代著名評論家點評的涵括中國百年經典中篇小說、展示中國百年中篇小說創作實績的大型文學叢書。
  該叢書對“五四”以來中篇小說創作進行了全面的梳理,讀者可以通過本叢書確立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杰出中篇小說的閱讀坐標。當代著名評論家何向陽、孟繁華、陳曉明、白燁、吳義勤對作品的文學價值以及作家在文學史上的地位等進行了詳細介紹,對文本進行了精彩點評,這對于讀者欣賞把握這些經典作品起到了引導作用。
  二、形式有突破。
  叢書以作家分冊,每冊精選該作家zui經典、讀者認知度zuigao的作品。除經典作品以外,另附文學化的作家小傳及作家圖片若干幅。所附內容既可以為文學研究者、文科學生提供必要的資料,對普通讀者深入理解作家作品同樣大有裨益。
  三、所選作家有較大影響力。
  林白,是一位極具辨識度的作家,因《一個人的戰爭》而為人所熟知。被評論屆稱為50后一代zuiju浪漫氣質、越寫越好的作家。代表作有《一個人的戰爭》《說吧,房間》《婦女閑聊錄》《萬物花開》《北去來辭》等。多次獲得老舍文學獎、《人民文學》長篇小說獎等文學獎項。

長江為何如此遠 內容簡介

  “百年中篇小說名家經典”叢書之一種,收錄當代著名作家林白中篇小說代表作。
  《北流往事》中沒有貫穿始終的故事情節,也沒有命運大起大落的人物。這篇小說,也可以看作林白在漂流生活中對故鄉的回望。將一個游子的憂傷、惆悵和孤寂的狀態一覽無余地呈現出來。
  《長江為何如此遠》,可以看作一部懷舊的小說。幾十年后的大學同學聚會,引發了今紅對八十年代大學生活的懷想。林白選取了心靈史的角度,講述了這一代人三十年的歷史。林白用近乎傷感的筆調書寫了當年和當下,大江東去中的個人只是一掠而過而已。小說舉重若輕卻有萬千氣象。
  《西北偏北之二三》,一個孤旅男人的故事,從女性開始也結束于女性。故事真正開始是賴zui鋒遇到了小飯館服務員翹兒。通過翹兒的講述,底層生活的狀貌點滴地呈現出來。這篇小說寫得練達又充滿了悲憫,生活不過如此,只因見得多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不必大驚小怪。即便如此,心潮仍然未平。

長江為何如此遠長江為何如此遠 前言

  當代中國的浪漫主義文學
  ——林白的中篇小說
  孟繁華
  林白,是這個時代*具浪漫氣質的小說家之一。她早年的《一個人的戰爭》是女性小說,但說它是浪漫主義小說也未嘗不可。近年來,她的《北去來辭》《長江為何如此遠》等,其浪漫主義氣質仍未褪去,甚至更為鮮明。
  2002年,林白寫了一篇名曰《內心的故鄉》的散文。她在文章中說:“我的家鄉北流縣,有著古代流放犯人的關口,叫鬼門關,民謠里說的‘過了鬼門關,十去九不還’指的就是這個地方。我成年以前并不喜歡自己的家鄉,事實上我更不滿的是自己的生活。我在成長中焦慮、煩躁、驚恐不安,時刻盼望著逃離故鄉,到遠處去。我從北流來到南寧,從南寧來到武漢,*后來到北京?!彼齼刃牡墓枢l就這樣在《北流往事》中出現了。
  與其說這是一部小說,毋寧說它更像是一篇散文。小說中沒有貫穿始終的故事情節,也沒有命運大起大落的人物。瓦片、老青、鄭婆、薔薇、船家女、王建設等,隨意出現也隨意隱去。這些人物都是作家故鄉記憶中再不能普通的人物,但是他們支撐起了作家故鄉的記憶和印象。小說中出現的沙街,在后來林白的小說中不斷出現。因此,沙街可以看作林白故鄉記憶的原初場景。這篇小說,也可以看作林白在漂流生活中對故鄉的回望——
  在沒有太陽的日子里,背帶河河面上就一塊黑一塊白的,白的亮慘慘,黑的陰森森,黑的水面底下長滿了密密的水草,像布滿了烏鴉的尾巴,它們柔軟地在水下擺動,用鄭婆的話說,是妖里妖氣。這片水草每年農歷七月十五鬼節前后都要淹死人,淹死的都是未成年的男孩。每年一到七月,每家大人就要在飯桌上數說歷年鬼節淹死的人,先由老祖母或者老祖父說,老人嘴里沒有牙,一開一個黑洞,講的都是孫子出生之前就死去多年的人,說那少年如何聰明如何孝順,頭發是那么濃黑,牙齒又白又亮。
  無論是場景還是人物,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就是這些細節,將一個游子的憂傷、惆悵和孤寂的狀態一覽無余地呈現出來。一個人,只有在這種狀態下,才會用這樣的筆調回望自己的故鄉。
  《長江為何如此遠》,可以看作一部懷舊的小說。幾十年后的大學同學聚會,引發了今紅對八十年代大學生活的懷想。那是一個物質貧乏百廢待興的年代,也是一個拘謹惶惑躍躍欲試的年代。不同身份和背景的青年聚集到大學校園開始了他們新的生活。那究竟是怎樣的年代?對那個年代他們將用怎樣的心情懷想和對待?這是小說為我們提出和回答的問題。七七、七八級的大學生,適逢相識三十周年。這是不同尋常的三十年。他們經歷了“文革”、上山下鄉,畢業后親歷了改革開放的整個過程。三十年后,他們大多年過半百甚至退休乃至離去。那么,如何講述這一代人三十年的歷史顯然是一個難題。三十年可以講述出不同的歷史,但是,林白選取了心靈史的角度,三十年的心靈體驗或許更為真實。
  小說開篇就是一個疑問或不解:“‘為什么長江在那么遠?’今紅問。她來到黃岡赤壁,沒有看到蘇東坡詞里的‘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巖石下面是一片平坡,紅黃的泥土間窩著幾攤草,有一些樹,瘦而矮,稍遠處有一排平房,墻上似乎還刷著標語?!碧K東坡的一曲《念奴嬌?赤壁懷古》,使赤壁名滿天下。但是歷史是講述者的歷史,從講述者那里聽來的歷史大都不可期待兌現。因此,當今紅來到黃岡赤壁時沒有看到東坡詞里的壯觀景象就不足為奇了。今紅的同學林南下的解釋是:“因為長江已經多次改道了呀!”可見那個時代的青年無論有怎樣的經歷,畢竟還是年輕。但這個發問卻使小說充滿了歷史感,并為小說的收束埋下了伏筆。我驚嘆林白對歷史語境和時代氛圍的還原能力。小說中出現的《沙家浜》《朝霞》、十六開本的《文藝報》以及《光榮與夢想》《宇宙之謎》,就是那個時代我們曾經的讀物,而《解放》《山本五十六》《啊,海軍》以及《年輕的朋友來相會》《三套車》《山楂樹》《懷念戰友》等,也是我們那個時代觀看的影片和高唱的歌曲。如饑似渴的學習氣氛中,有馬克思恩格斯研究小組,有《共產黨宣言》《反杜林論》《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討論,以及《資本論》研究小組,當然也有毛澤東思想研究小組。這些幾乎就是那個時代大學生活的全部內容。青春時節固然美好,但三十年時過境遷再相聚的情形早已不似當年,篝火晚會再熱烈也是青春不再流水落花。但是,無論如何三十年都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時刻,當年那個不起眼、至今也說不上快樂或不快樂的今紅仍然感慨萬千。
  林白用近乎感傷的筆調書寫了當年與當下。與為何如此遠的長江相比,個人的歷史實在微不足道,那“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壯麗景觀也許只存在于詩人夸張的抒發中,大江東去中的個人只是一掠而過而已。小說舉重若輕卻有萬千氣象。
  《西北偏北之二三》進一步證實了我的看法并非虛妄。在我看來,林白的小說是*“沒有章法”的小說,她似乎興之所至信馬由韁,這種表面的“沒有章法”,恰恰是她的“章法”。她的那些看似閑筆枝蔓的筆致,恰如神來之筆為她的小說平添了一種妖艷和嫵媚,猶如女人不經意的一個手勢或回眸一笑。
  《西北偏北之二三》,寫一個曾經的詩人賴*鋒要去內蒙古的額濟納,去尋找失蹤的暗戀的女人春河,也乘機出去換一下個人的心境。于是他踏上了漫漫長途。行走,是一個常見的小說講述方式,浪漫主義小說更是精于此道。但是,重要的是賴*鋒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了什么。賴*鋒是詩人,但他喜歡的都是女性詩人,茨維塔耶娃、阿赫瑪托娃、狄金森、普拉斯、畢巧普等,作家也是喜歡女的——麥卡勒斯、弗蘭納里?奧康納。于是作為男性的他便不再寫詩;更有趣的是,賴*鋒一路上產生關系的,也都是女性:他尋找的是失蹤女友春河、**個認識的是北京驢友兼志愿者齊援疆、在小飯館吃飯邂逅服務員翹兒。一個孤旅男人的故事從女性開始也結束于女性。小說前半部幾乎沒有故事,它更像是一篇沒有完成的關于旅途的散文:夜晚看星星、白天觀賞胡楊林、吃當地食物,西北的自然景觀和風情風物盡收眼底。
  故事真正開始是賴*鋒遇到了小飯館服務員翹兒。而翹兒才是小說真正的主角兒:這是一個經歷遠遠超出年齡的女孩,因為年輕,復雜的經歷沒有在臉上寫滿滄桑,苦難在她的講述中亦猶如他人。她篤信賴*鋒是好人,把自己的身體也給了賴*鋒。女孩兒唯一的資本只有自己的身體,她報答好人的方式也只能是“以身相許”。賴*鋒當然不是壞人,他要幫助翹兒也只能是多付錢給她。這一切結束后可以相安無事,但翹兒一定要跟著賴*鋒去北京,去北京是為了找媽媽,她已經九年沒見到媽媽了。一輛在暗夜中奔跑的列車上,通過翹兒的講述,底層生活的狀貌點滴地呈現出來。林白善于用“閑聊”的方式(她曾寫過《婦女閑聊錄》),看似漫不經心,但每個細節顯然都經過精心設計。
  小小年紀的翹兒經歷可能遠遠超出了人到中年的詩人賴*鋒的經歷。他在感慨自己鮮有“嫖”的經歷的時候,翹兒十一歲就被人強奸了,他要通過旅行換一下心境,翹兒已經被迫幾經輾轉,她的人生之旅可能永無終點。但她還沒有學會體驗和傾訴苦難,她有限的記憶資源,每每想起都如節日,她講到華桂、張哥、爺爺還有多筷。翹兒的媽媽還會見到翹兒嗎?但所有的讀者都見到了翹兒。林白的這篇小說寫得練達又充滿了悲憫,生活不過如此,只因見得多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不必大驚小怪。即便如此,心潮仍然未平。
  小說結束于帕斯捷爾納克寫給茨維塔耶娃的詩。林白沒有將底層的苦難寫得淚水漣漣痛不欲生。但她通過賴*鋒的只身孤旅鉤沉出的“西北偏北”那遙遠一隅的故事,已將一種悲憫隱含在小說的字里行間,翹兒當然不會理解“你的名字是漫長的國境線”意味著什么,但我們分明深切感到,作家在這個大雪紛飛的夜晚的無盡思緒,一如那輛列車,尖利地劃過暗夜呼嘯而來。

長江為何如此遠 目錄

北流往事 長江為何如此遠 西北偏北之二三 當代中國的浪漫主義文學——林白的中篇小說 孟繁華
展開全部

長江為何如此遠 作者簡介

  林白,是一位極具辨識度的作家,因《一個人的戰爭》而為人所熟知。被評論屆稱為50后一代zuiju浪漫氣質、越寫越好的作家。代表作有《一個人的戰爭》《說吧,房間》《婦女閑聊錄》《萬物花開》《北去來辭》等。多次獲得老舍文學獎、《人民文學》長篇小說獎等文學獎項。

商品評論(3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
在線客服
激情小说黄色视频,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视频,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福利 卡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