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圖網 請 | 注冊
> >>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時間:2018-04-01
開本: 其他 頁數: 448
本類榜單:歷史銷量榜
中 圖 價:¥43.1(4.9折) 定價  ¥8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塑封),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明>>
本類五星書更多>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版權信息

  • ISBN:9787521706277
  • 條形碼:9787521706277 ; 978-7-5217-0627-7
  • 裝幀:暫無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所屬分類:>>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本書特色

1. 踏入傳統史學禁區,探索歷史學家的使命和權力限度。 《歷史》就是一面鏡子,歷史學家不斷地在鏡子里照見自己,實際上也是在不斷地探索自己的身份:歷史學家是觀察者,也是被觀察者,是提問者,也是被提問者。要處理某一時代不容易被直接證實的“普遍共識”,顯然是傳統史學的禁區。阿赫托戈借助細致的洞察力、扎實的文獻功底和強大的分析能力,踏入傳統史學禁區,探討歷史學家對歷史、對社會、對人,究竟要做什么以及如何做。 2. 關于文化邊界、他者和異質文明問題的思考,對當下不同文化的共存共榮提供了思路。 作者通過考察古希臘人如何看待非希臘人,如何理解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信仰、風俗和語言,為當代人跨越文化鴻溝理解異質文明提供強有力的工具。 3. 從文學、史學、修辭、人類學、哲學多視角探究不同文明間的文化差異。 “歷史之父”希羅多德的不朽之作《歷史》是西方對文化差異問題*早的探索。阿赫托戈擺脫歷史學局限,從文學、修辭、人類學多角度考察《歷史》中反應的不同文明間的文化差異,改變了我們對希羅多德的既定印象,也啟發了我們如何回溯歷史現場。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內容簡介

古希臘歷史學家、“歷史之父”希羅多德的不朽之作《歷史》不僅記述了希臘人和波斯人之間重大的歷史沖突,而且也是西方對文化差異問題很早的探索。弗朗索瓦·阿赫托戈集中圍繞文化差異這一問題,就希羅多德在《歷史》一書中如何表現這種文化差異進行了探究與闡釋。他通過考證希羅多德筆下的非希臘人,也就是斯基泰人的風俗和信仰,來分析這位偉大的歷史學家是如何描述、理解一種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又是用什么語言、修辭和哲學手段把他的文本塑造成一面鏡子?在回答這些問題時,弗朗索瓦·阿赫托戈改變著我們對“歷史之父”的理解。他筆下的希羅多德與其說是一位成功的希臘的編年史家,不如說是一位追求與眾不同的杰出作家。 阿赫托戈借助細致的洞察力和扎實的文獻功底,為當代人理解希羅多德的著作提供了強大的新工具。讀者不僅可以跟隨作者在書中找到閱讀歷史的方法,體會新發現的樂趣,尤其難得的是能在回溯中現場觀摩一位有名歷史學家如何在早期研究中探索歷史學的根本問題。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目錄

2001年版前言 古老的希羅多德:從史詩到歷史

參考書目的增補和修正

引言 希羅多德的名字


**部分 想象中的斯基泰人:空間、權力和游牧人的特點


希羅多德的斯基泰人:斯基泰之鏡


**章 斯基泰王國在哪里?

斯基泰人是什么人?


第二章 行獵者被獵殺:“通道”與“無路可通”

敘述的限制

行獵者被獵殺

波斯的“重裝步兵”

不戰而戰

“通道”與“無路可通”:一次迷路的故事


第三章 邊界和相異性

阿納卡西斯和斯基萊斯:違規離開荒蠻之地

薩爾莫克西斯:蓋塔人的畢達哥拉斯

邊界和相異性


第四章 國王的身體:空間與權力

生病的身體

肉體之死:國王的葬禮

首領想要人頭


第五章 空間與神:“ 自己煮自己”的牛和阿瑞斯的“飲品”

阿瑞斯的“ 飲品”


結論 游牧人的問題

權力與空間

用以表達的詞語


第二部分 希羅多德,吟游詩人和旅行者


引言 推而廣之


第六章 相異性的修辭

差別和顛倒

比較和相似性

對“ 奇聞逸事”的衡量尺度

表述、命名、分類

描寫:看見和讓別人看見

被排斥的第三者


第七章 眼睛和耳朵

目睹、耳聞

在文字和口語之間

“我說”,“我寫”

表述的各種手段

神話與愉悅,或者“ 神話癖”

新的信譽


第八章 作為表現的歷史

對權力的表現?

吟游者和現場勘察的旅行家希羅多德

為了什么讓人相信:文本的效果?


結論 分享的歷史


展開全部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節選

當波斯人入侵希臘時,代表的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希臘人說過這一點,而且反復強調過,但是,他們也說過,也反復強調過,從根本上說,波斯人不會打仗。當米利都的阿里斯塔格拉斯(Aristagoras de Milet)來到雅典,想說服議會出兵亞洲時,他強調說,波斯人既不使用長槍,也不使用盾牌,所以要打敗他們不是難事。希羅多德說:“希臘人認為,波斯人之所以處在劣勢,有一個原因是裝備的性質。波斯人沒有保護身體的鎧甲;波斯人的士兵只有輕型裝備,可他們面對的,是配有重型裝備的希臘步兵?!毕ED人直截了當——這簡直令人愕然——地認為,波斯人“沒有武器”(ánoploi);波斯人的武器算不上是真正的武器,只有配備重型裝備的步兵的武器,才算得上是貨真價實的武器。波斯人“沒有武器”的意思是說,他們只配備了弓箭。波斯人的確都是弓箭手,而且是很高超的弓箭手。自從埃斯庫羅斯(Eschyle)寫了《波斯人》之后,長矛弓箭的對壘出現過好幾次。波斯人除了武器裝備的劣勢(這就等于從根本上認為波斯人是蠻族人,說他們“沒有武器”,就等于說他們不是重裝步兵,不是公民)之外,他們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沒有見識。 的確,在敘述布拉戰役(Platées)的時候,希羅多德指出:“波斯人在勇氣和力量方面都不差,但是同時,除了沒有真正的武器裝備之外,他們還缺乏軍事知識(anepist??mones),所以在戰術的靈活性(sophíē)上,他們不如對手?!北热?,他們分成小組,胡亂沖向斯巴達人,而且當然,他們會因此而送命:他們對排兵布陣的事一竅不通,無法排成對敵的陣列(táxis)。只有排成對敵的陣列,才能讓每個人在規定的位置上戰斗,“戰士們一個個按照順序站好”,如果沒有這樣的秩序,長矛和盾牌都不是真正的武器?!皼]有武器”,“戰術靈活性差”,“無法列陣對敵”,因此,波斯人根本不會打仗。 波斯人只教給5~20歲的孩子“ 三件事:騎馬,射箭,說真話”。因此,他們是弓箭手,也是騎手,而且除了在馬拉松之外,波斯的騎兵在希波戰爭中起了重要作用,其優勢從未受到質疑。但是,馬拉松之戰恰恰是一場“純粹的重裝步兵戰役。由于天命的安排,波斯一邊的騎兵沒有參戰,雅典一邊也沒有出現騎兵。雅典的騎兵是步行戰斗的”。 波斯人不會打仗,而且也不明白如何用兩個方陣對壘。馬爾多尼烏斯說:“當戰斗的雙方相互宣戰之后,希臘人便找*好的、*平坦的位置;找到后,便到那里去對打,戰勝者撤退時,往往會有很大的損失;戰敗者的情況我就不說了,因為戰敗就意味著完全被消滅?!毕A_多德故意羅列了很多馬爾多尼烏斯不合情理的行為,他完全不了解重裝步兵的對陣所具有的“競賽”(agôn)意義;他完全不知道為什么這樣的戰斗是有規則的戰斗,而不僅僅是他提到的屠戮。 因此,無可懷疑的是,在希臘,波斯人是野蠻人,也就是說,是與重裝步兵相反的人。然而在斯基泰王國,大流士的軍隊看起來幾乎就是一支希臘的軍隊:如何理解這種變化呢?如果故事的邏輯使作者不得不將斯基泰人描寫成類似于雅典人的人,那么波斯人看起來就一定要像野蠻的戰士一樣。其實不然。當大流士跨過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時候,他帶著一支有70萬步兵和騎兵組成的軍隊,希羅多德又明確說,這還不算他的海軍。也許波斯人有騎兵,但是每次波斯的騎兵遇到斯基泰人的騎兵時,都占不了上風,都會望風而逃,而且還有個奇怪的細節,每次讓斯基泰的騎兵轉身就跑的,是波斯的步兵,因為斯基泰人的騎兵害怕步行的人(phobeómenoi t??n pézon)。 因此,天生的騎兵便不得不依靠步兵,而且斯基泰人只要一看到這些步兵,回頭便跑。 然而,在布拉戰役時,希羅多德指出,拉棲第夢人緊貼著基塔隆山(Cithéron)的山坡撤退了,“因為他們害怕騎兵”(phobeómenoi t??nhíppon),當然是害怕波斯的騎兵(雖然波斯的騎兵當中也有很多其他民族的人)。因此,一邊是純粹的騎兵,另一邊是純粹的步兵,也就是斯基泰人和斯巴達人;在面對斯巴達人的時候,波斯人是可怕的騎兵,因為波斯人和斯巴達人不一樣,各自遵守的規則不同,但是,在面對斯基泰人的時候,波斯人便成了步兵。另外,當波斯人從斯基泰王國逃跑時,希羅多德提醒說,波斯的軍隊“大部分是步兵”,而且,這些可憐的獵物,如果他們成功地擺脫了獵人的追殺,部分原因是,追他們的人是騎馬的,因此,騎兵和步兵的對壘對他們有利(雖然希羅多德沒有準確地說明為什么對他們有利)。 波斯人在斯基泰王國不騎馬,也不使用弓箭,然而,在波斯人的教育當中,騎馬射箭是*基本的內容。如果在希臘,騎兵和弓箭手都是波斯人,那么在斯基泰王國,騎兵和弓箭手就都是斯基泰人。地方一換,為什么就會發生這種變化呢? 波斯人為什么不再是與重裝步兵相反的野蠻人,反而變成了幾乎就是重裝步兵的公民呢?當大流士跨過伊斯特羅斯河時,他究竟想干什么呢?他進入斯基泰王國,想強迫對手開戰:在一無遮攔的地方,按照重裝步兵對陣的規則,舉行一場列隊的戰斗(ithumachíē)。大流士明確地表達了這一戰略,他派了一名步兵,向斯基泰國王傳話說:“倒霉的東西,你為什么要逃跑呢?你有兩條路。如果你認為抵擋得住我的力量,那你就站住,不要再逃跑,來和我對陣戰斗吧。如果相反,你覺得無力抵擋我,那也就不用再逃跑,把土地和水奉獻給你的主人,開始和我談判?!眱蓷l路,只能選其中的一條,不可能再有第三條路:我進入了你的領土,因此,你必須戰斗,以保衛你的領土;如果你戰敗了,那你的領土歸我;如果你不開戰,那就等于承認不如我,你的領土還是屬于我。你就認輸吧,把土地和水給我,讓我們來談判。因此,大流士是以“傳統戰略”的方式在講話,根據加朗(Garlan)的說法,那當然是指希臘的戰略:“當敵人越過希臘城邦的邊界時,一般情況下,希臘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讓公民從城里傾巢而出,從人數上顯示他們的優勢,在平坦的地方與入侵者戰斗?!睋Q句話說,大流士把斯基泰“看成”了希臘城邦,他認為自己也是希臘人,是來攻打城邦的。他不明白斯基泰人的行為,他認為斯基泰人是在沒有目的地亂跑(plánē),而實際上斯基泰人心中有數;大流士以為斯基泰人是在逃跑(pheúgein),因此斯基泰人是膽怯了,而實際上他們只是在“誘敵深入”(hupopheúgein),是在悄悄地逃走,就像是擺脫獵狗的行動一樣,因此也就是狡猾地進行戰斗的一種方式。為了強逼對方戰斗,入侵者可以洗劫當地的財富,但是眼下,大流士想搶也搶不到東西,因為斯基泰人自己就把東西都“搶”光了:他們將水井和泉眼堵了起來,毀了地里的草,藏了牧群。只有進入布丁人的地盤時,波斯大王才覺得人們的行為是“正?!钡?;他看到布丁人用木頭建的城市(里面早已空無一人),便立刻放了一把火。這時的波斯大王也對傳統的戰略做了一些調整,采用了“epiteichismós”,也就是說,他“給自己安排了據點,設了兵營,以長期駐扎下去”,但是在斯基泰王國,他不可能這樣做,因為斯基泰人永遠在運動;比如,他曾在奧羅河(Oaros)邊修了八個大的要塞,但是斯基泰人像狡猾的獵物一樣,從他那張什么也攔不住的網中逃脫了,讓他的網中只剩下沙漠刮來的風。 因為大流士只是“傳統”的戰略家,面對伊丹西爾斯給他送來的禮物(一只鼴鼠、一只青蛙、一只鳥和五支箭),完全摸不著頭腦,也就一點兒不奇怪了。的確,他認為,這些禮物只能是代表土地和水的一些象征物:伊丹西爾斯之所以給他送來禮物,那就說明他承認低人一等,否則他就會直接開戰,二者必居其一。但是,正因為希羅多德向我們指出的,是“傳統”戰略家的特點,所以才凸顯出斯基泰戰略的相異性:正因為大流士是重裝步兵的裝束,斯基泰的弓箭手們才可以騎馬馳騁。加朗在一篇題為《論幾個能夠證實規則的例外》(他指的是傳統戰略的規則)的文字中,提到希羅多德的文本,并得出結論說:“希羅多德對大流士的對手的戰略表現出的驚奇和關注,是明顯的證據,說明與伯里克利同時代的人習慣了一種相反的戰略,讓群體的生死存亡依附于對其領土的保護。

希羅多德的鏡子/見識叢書38 作者簡介

古希臘歷史學家、“歷史之父”希羅多德的不朽之作《歷史》不僅記述了希臘人和波斯人之間重大的歷史沖突,而且也是西方對文化差異問題最早的探索。弗朗索瓦·阿赫托戈集中圍繞文化差異這一問題,就希羅多德在《歷史》一書中如何表現這種文化差異進行了探究與闡釋。他通過考證希羅多德筆下的非希臘人,也就是斯基泰人的風俗和信仰,來分析這位偉大的歷史學家是如何描述、理解一種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又是用什么語言、修辭和哲學手段把他的文本塑造成一面鏡子?在回答這些問題時,弗朗索瓦·阿赫托戈改變著我們對“歷史之父”的理解。他筆下的希羅多德與其說是一位成功的希臘的編年史家,不如說是一位追求與眾不同的杰出作家。 阿赫托戈借助細致的洞察力和扎實的文獻功底,為當代人理解希羅多德的著作提供了強大的新工具。讀者不僅可以跟隨作者在書中找到閱讀歷史的方法,體會新發現的樂趣,尤其難得的是能在回溯中現場觀摩一位著名歷史學家如何在早期研究中探索歷史學的根本問題。

商品評論(0條)
暫無評論……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
在線客服
激情小说黄色视频,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视频,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福利 卡通